首页 | 机构设置 | 廉政新闻 | 工作之窗 | 政策法规 | 廉评时政 | 学习调研 | 专项整治 | 廉政文化 | 作风建设 
所在位置: 首页>>学习调研>>工作调研>>正文
识破借地生财术
2017年02月07日  中国纪检监察报  

近日,媒体报道了湖南省桃江县桃花江镇财政所原副所长陈刚对扶贫资金“雁过拔毛”的案例。从2014年4月到2015年12月,陈刚冒领21994户农户生态公益林和效益林补贴资金、耕地地力保护补贴、晚稻和油菜良种补贴,共计77万余元,受到开除党籍处分。

此案例中,土地成为陈刚敛财的工具。梳理近年来各地纪委通报的群众身边的腐败典型问题发现,很多基层“硕鼠”通过在土地征收、管理等环节做手脚,对扶贫款物或虚报冒领,或套取截留,或吃拿卡要,使老百姓的钱落入私囊。严肃查处这类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才能将党中央一系列为民务实的好政策真正落实到位。

1征地拆迁:贪污截留补偿款案件频发

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开展,一些城镇用地需求量激增。在此背景下,一批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被征用,随之而来的大额拆迁款对经手人员诱惑巨大。再加上个别地方的补偿款下发到村镇后,上级监管形同虚设,一些定力不足的基层干部往往难以把持自己,利用手中的权力贪污截留。

在江苏省南京市雨花经济开发区拆迁腐败窝案中,天后、近华两个社区通过伪造农户分配表的形式,套取集体土地征地补偿款,还通过青苗补偿、工程款及零星报销等渠道,充实社区小金库。这笔集体财产几乎被挥霍一空,抱团式腐败的12名干部也最终难逃惩处。

有的则不敢直接侵占补偿款,而是借机挪用公款放贷、炒股,借财生财。湖南省祁东县朱家社区3名社区干部,利用协助管理该社区居民土地征用补偿款的便利,在没有召开居民大会和居民代表大会的情况下,先后4次以营利为目的挪用征地补偿款共计770万元,用于银行理财、放贷收息和帮助银行工作人员完成揽储任务。

此类案件的发生,暴露出土地征用程序和拆迁款发放机制中尚存漏洞。对此,上级部门应对补偿款发放的全程实现动态监管,而不是“一发了之”。同时,资金发放到位后,审计等部门要实现对相关单位征地拆迁资金的日常监管,实现监督的常态化。

另一方面,避免征迁款被暗地挪作他用,要在资金使用、项目开支方面实现信息公开,及时更新政务村务,保障农民知情权,提高群众监督的积极性。

2土地流转:违规发包、坐收坐支是典型手段

“近年来,在农地规模化经营的模式下,镇村干部违规发包、坐收坐支承包款,已成为借土地流转敛财的典型手段。”江西省赣州市纪委相关负责人表示。

例如,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杭锦后旗双庙镇新建村党支部书记石玉虎,在2014年和2015年,先后两次私自将村集体荒地承包给杭锦后旗林业种苗站,共收取承包费11250元,均由其个人管理,未入村集体财务账。

集体土地流转,应尊重农户的意愿和想法,进行村民集体商议。而一些镇、村干部却一手包办,背后是坐收坐支诱惑下的权力“任性”。一方面,村民自治制度在某些村组形同虚设,农民的决定权被架空;另一方面,个别基层党员干部存有特权思想,工作独断专行,霸道做派严重,把本不该出让的土地强制流转,肥了自己,苦了群众。

另外,还有一些村干部选择对农村土地直接违规承包经营,坐地收财,挤占农村生产资源,损害群众利益。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许堡乡房身村党支部书记周纯宽,在2009年至2015年,未经村民代表大会同意就在没有签订合同的情况下,占用村集体土地48亩,一直未缴纳承包费,合计1.23万元。2016年6月,周纯宽受到留党察看处分。

基层干部手中的权力一旦过于集中,并缺乏有效制约,无视法纪、恣意妄为的问题就很容易发生。

“任性”用权者,必须受到严惩。日前,吉林省开展党政机关干部和国有企业领导人员承包经营农村土地问题专项整治清理工作,剑指利用职权或者职务影响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为本人或他人取得承包经营权,承包经营农村土地等行为。

同时,还要做到用制度管权。健全土地交易规则,规范土地流转程序,推动流转交易公开、公正、规范运行。

2016年7月,农业部正式印发《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交易市场运行规范(试行)》。提出了集体在组织统一流转农户通过家庭承包方式取得的经营权时,要有书面委托书;未发包集体土地经营权流转时,要提供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会议2/3以上成员或者2/3以上村民代表签署同意流转土地的书面证明。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制度探索,将有效地避免违规发包等情况的出现。

3土地管理:非法占地、套取补贴时有发生

当前,扶贫脱贫进入攻坚期,一系列精准扶贫的政策让农民享受到实惠。但与此同时,由于相关配套制度不够完善,也为一些基层干部铤而走险、蚕食惠农资金留下了可乘之机。

据报道,湖北省保康县后坪镇分水岭村治调主任杨金全利用职务便利,单独或伙同镇财政所工作人员李永成,分别将三户“五保户”名下12.1亩、横冲药材场3.1亩土地面积登记在自己家属名下,共领取退耕还林补助资金2.7万余元,2人分别受到党纪处分。

专家表示,非法占地套取补贴问题,很大程度上是监督乏力导致的。个别村镇的外部监督更多是流于形式,上对下的监督不温不火,甚至沆瀣一气一同贪腐。

此外,个别基层干部还利用村民建房的机会中饱私囊。比如,擅自批住宅用地,贪污挪用建房手续费、吃拿卡要收取“管理费”“建设费”等。典型的案例就是,河南省临颍县繁城镇木掀杨村“两委”未经土地部门审批,擅自允许部分村民占用村道路两侧基本农田建房,党支部原书记杨绍彬以给村民办理宅基地使用证的名义,违规收取费用1.9万元,个人长期存放,杨绍彬受到开除党籍处分。

基层干部作为直接接触群众的党政“代言人”,是决定惠农政策实施成效与否的关键。但有的基层党员干部却党性修养丧失,纪律和规矩意识缺乏,个人私欲膨胀,屡屡践踏党纪底线。这些违纪案件中有很多虽然数额不大,但侵害的是广大群众的切身利益,侵占的是百姓的“救命钱”,性质恶劣。

为精准扶贫保驾护航,纪检监察机关要履行好监督执纪问责之责,聚焦中央关于扶贫攻坚战略部署,通过锻造民生监督利剑,将监督触角延伸到最基层。

目前,江西省已经完成把巡察延伸到基层、延伸到农村、延伸到群众身边的制度设计,用上下互动、触觉灵敏、反应快捷的监督机制,精准发现群众身边“借地生财”腐败问题,坚持从严、从重、从快处理,切实维护基层群众的权益。

“要想有效遏制扶贫领域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关键是要把主体责任压力层层传导下去,一级一级压实,实现精准打击,精准监督。”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纪委有关负责人建议。(彭灵燕)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中共宁远县纪委 宁远县监察局 湘ICP备05012357号
技术支持:宁远县人民政府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CopyRight 2015 中共宁远县纪委 宁远县监察局 版权所有